当前位置:快人快性国学红楼梦中宝钗为何不告诉王夫人金钏投井的内情?
红楼梦中宝钗为何不告诉王夫人金钏投井的内情?
2022-05-10

薛宝钗是与林黛玉比肩的《红楼梦》女主角,一进贾府,就深得众人喜欢。今天趣历史小编带来了一篇文章,希望你们喜欢。

《红楼梦》第32回“诉肺腑心迷活宝玉,含耻辱情烈死金钏”,在这一回中,王夫人身边的一等丫环金钏投井自尽。

但很有意思的是,金钏之死,却引来读者对薛宝钗的一系列负面评价,甚至口诛笔伐宝钗之冷血无情,笔者今秉承掰开揉碎的态度,来分析下金钏之死与薛宝钗的态度问题。

首先,我们要明确一点:薛宝钗对金钏投井之事存在严重的信息不对称!

薛宝钗是如何知晓金钏之死的呢,不过是听到大观园一个婆子说闲话,说有人打水的时候,在贾府东南角的井里发现了金钏,除此之外,再无其他详细信息:

那老婆子道:“哪里还有两个金钏呢?就是太太屋里的。前儿不知为什么撵她出去,在家里哭天哭地的,也都不理会她。谁知找她不见了。刚才打水的人在那东南角上井里打水,见一个尸首,赶着叫人打捞起来,才知是她。他们家里还只管乱着要救活,哪里中用了。”宝钗道:“这也奇了。”——第32回

诸君注意,宝钗只知道在井里发现了金钏,其他一概不知。她不知道金钏为何被撵出去?也不知道金钏为何掉进井里?她更不知道金钏是自己投井的!

但薛宝钗是个很懂事、很有情商的女子,王夫人是她的姨妈,金钏又是王夫人的贴身丫环,从小服侍王夫人,眼下金钏骤然去世,王夫人心中必然会有情绪起伏。所以薛宝钗从婆子口中闻此消息后,立刻便赶到王夫人的住处,想要陪伴安慰王夫人一番。

在宝钗、王夫人的交流过程中,则有更多的细节值得品味,先看原文:

却说宝钗来至王夫人处,只见鸦雀无闻,独有王夫人在里间房内坐着垂泪......王夫人点头哭道:“你可听说一桩奇事,金钏忽然跳井死了。”宝钗见说,道:“怎么好好投井,这也奇了。”王夫人道:“原是前儿她弄坏我一样东西,我一时生气,打了她几下,撵了她出去。我只说气她两天,还叫她上来,谁知她气性这么大,就投井死了,岂不是我的罪过。”——第32回

细品这段对话,薛宝钗、王夫人两人都没有“坦诚相待”。

就薛宝钗而言,她明明是从婆子口中得知金钏之死的消息,才匆匆赶来,可面对王夫人的询问,她却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;

对王夫人而言,金钏前番被撵,明明是因为金钏言行不当,公然言语间撩拨贾宝玉,以致于王夫人大怒,将其撵了出去。眼下面对宝钗,她却改换说法,称金钏被撵是因为打坏了东西。

但对于宝钗、王夫人的“装糊涂”,站在人情世故的角度是可以理解的。

宝钗本就是前来安慰王夫人的,眼下王夫人主动说起金钏之事,自然要把说话的主动权交到王夫人手上,故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这样才方便长辈王夫人缓缓道出金钏之事的过程。

王夫人则觉得“家丑不可外扬”,如果实话实话,将金钏被撵的真实原因和盘托出,则有损贾宝玉的名声,传到外边,更会有损贾家的声誉,所以她有意识地将金钏被撵的真实原因给隐藏起来。

问题在于,薛宝钗她全然不知道其中的内情,所以面对王夫人的“谎言”,她只会当作金钏被撵的真实原因来看待,正是基于这一层原因,薛宝钗才说出了一番冷血言论,被诸多论者诟病:

宝钗道:“姨娘是慈善人,固然这么想。据我看来,她并不是赌气投井。多半她下去住着,或是在井跟前贪玩,失了脚掉下去的。她在上头拘束惯了,这一出去,自然要到各处去逛逛,岂有这样大气的理!纵然有这么大气,也不过是个糊涂人,也不为可惜。”——第32回

薛宝钗认为,金钏肯定不是跳井自尽,不过是不小心打坏了东西,又不是什么大事,怎么可能因此跳井呢?大概率是金钏在王夫人身边闷坏了,被撵出去后放开玩耍,不小心掉进井里了。

笔者曾试着易位而,将自己置身于宝钗的位置,在深信王夫人的解释的前提下,竟做出和宝钗完全一致的判断:金钏不可能会投井,肯定是不小心掉下去的,因为金钏在贾府待了这么多年,什么事没见过,怎么可能因为这么点小事就自尽?她的死大概率是意外。

所以,宝钗基于王夫人的“谎言”,得出一个略显冷血的结论:岂有这样大气的理!纵然有这么大气,也不过是个糊涂人,也不为可惜。

薛宝钗是个偏理性的人,所以她无法认同金钏仅仅因为摔坏东西,就投井自尽。如果金钏真的因此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,那金钏就是个糊涂人,把自己的生命当儿戏,这样的人就算投井,也不值得可怜。

因此,薛宝钗的“冷血”言论,并非出自她本意,而是基于王夫人的“谎言”得出的假设性评价。

同时,对于金钏之死,我们需要历史地看,造成她投井的根源是金钏自身的问题——她在午休时间,跟贾宝玉打情骂俏,甚至说出“我告诉你个巧宗儿,你往东小院子里拿环哥儿、彩云去”。

这无疑在带歪贾宝玉,莫说是王夫人,即便是贾母、贾政等任何人听到,恐怕都会对金钏产生不好的印象,包括金钏本人,她自己应该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这也是她最终投井的心理根源。

诚如陈曦之文《王夫人形象新解》(载《红楼梦学刊》2018年第6辑)中对金钏之死的心理阐释:

金钏的自尽行为应包含三种心态:一是于心有愧......金钏事后想起自己作为主人贴身丫鬟的所做作为,必然会觉得愧对王夫人的优待;二是追悔莫及。金钏的悔,首先包括自己言行不当的后悔,如果自己对宝玉的“疯话”不予理睬......三是羞耻难当。金钏作为未出嫁的女孩子,跟少主说出那样轻浮的话又被主子听到,被当面揭穿,即使这件事没被张扬出去,也足以使她自羞难当。同时,本为贾府的上等丫环,身份相当于半个主子的金钏,一朝丢了饭碗被撵,更让她无地自容。

金钏之死,如果真的要追究责任,王夫人是没半点责任的,贾宝玉午间挑逗金钏,可能要负有小部分责任,但根源还是在金钏自己身上——她行为太过轻浮,言语有撩拨带歪宝玉的嫌疑,王夫人作为主子,撵走金钏是完全是正常操作。

故而,谈及金钏之死,尤其是涉及王夫人、薛宝钗的评价时,不可过度立足现代道德制高点,而要历史地看待,如果脱离了封建主仆等级关系的大环境,则会得出看似符合现代价值观,实则严重脱离现实的答案,除了具有批判封建礼教的时代意义,对文本情节的分析而言,则是极为荒谬的。

快人快性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